栏目导航

嘉靖帝朱厚熜的内阁首辅张璁使计打救夏言,结

发表时间:2019-01-20

明朝中期嘉靖年间的内阁首辅张璁已经成为朝廷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了,他仍是不满意嫉妒别人受到皇帝重视,有一天一个少詹事夏言在朝廷上念叨朝政时被皇帝朱厚熜多看了多少眼,这就引起内阁首辅张璁的嫉妒,于是联合他的手下朋党一起制造了一起打救夏言的阴谋,结果阴沟里翻船,把自己给害了。

嘉靖帝朱厚熜十四岁就从湖北安陆州的兴王府来到北京当了明朝第十一位皇帝,他只身一人在朝廷上因为父母名分跟持续皇位名义等问题跟掌权的朝廷大臣争斗,最后成为一个手握朝廷大权、霸道独行的帝王,这经历让嘉靖帝朱厚熜逐渐成熟了起来,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帝,在“大礼议”中支持朱厚熜观点的张璁也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官缓缓变成内阁首辅了,在嘉靖十年,朱厚熜在朝廷上是仅次于皇帝的一个大人物。在明世宗朱厚熜跟张璁成长的同时,一个叫夏言的人也在始终进步,这个夏言切实官职很小,负责跑腿送信的,然而他长得丢脸一表人才之,还擅长说当时的“个别话”官话,交流起来非常方便,由于这些优点,后来就被分到天子身边负责给皇帝跑腿送信。时间一长,皇帝朱厚熜因为经常与夏言接触,觉得这个小伙子挺不错的,给他升职成少詹事了,这样内阁首辅张璁与夏言就同朝为官了。

夏言是个十分正直的人,口齿伶俐,每次在朝廷上发言时,因为他善于说“一般话”,大家听着舒畅,皇帝也听着顺耳,比较喜好听他讲话,有时就会有事没事多看多少眼这个帅小伙子,兴许心田里有了想重用他的主张。在朝廷上张扬跋扈习惯了的张璁看到皇帝对别人感兴趣心理就不舒服,按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呀,怎么这位内阁首辅这么小肚鸡肠呢,你都首辅了,难道别人还能跑到你上面去成了皇帝不成。嫉妒心使得张璁睡不好吃不香,他要找机遇收拾了这个他讨厌的人。终于有一天,夏言的部下,行人司司正薛侃为了朝廷社稷写了一份奏折,拿去跟他的好朋友太常寺卿彭泽去磋商一下是否上奏,彭泽看后夸他写的无比好,支撑他上奏皇帝,并恳求他留一份底稿学习研究一下,薛侃走后,彭泽立即带着这份奏折去了他老领导张璁那里,跟张璁商量奏折情况,他们认为这是个好机会,一定能打倒敌人夏言。原来这份奏折的大略意思是让皇帝按照祖宗惯例,在祭祀活动时从宗亲入选一位储君,以防万一,这内容看上去确实是为了朝廷社稷呀,没问题,但是要晓得此时的嘉靖帝已经登基十来年了,都已经二十四五的人了,还是不孩子,不知道是什么起因,嘉靖帝无比禁忌这事件,谁在皇帝眼前都不敢说这事,谁说了可能就要脑袋搬家了。行人司的薛侃就是个跑腿送信的,基础就不懂,而他的“好朋友”太常寺卿彭泽是异样理解的,因为他就是负责礼仪的官员,对此异常熟悉。按理说彭泽与薛侃是好友人,不能害了朋友呀,然而在朋友和好处面前,彭泽决定了利益,他为了巴结内阁首辅张璁,就把友人薛侃出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