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住房租金税新政 助力中小微企业成本下降

发表时间:2019-03-05

来源:中国证券期货

从笔者调研情况来看,如果承租租赁企业的屋宇,租客可能公司房东的名义顺利申报个税抵扣,这是因为机构租赁服务收益纳税与个人抵扣完全隔离。笔者认为,结合租金税新政跟租房抵个税,政策将从税收角度培育跟强盛机构租赁。进一步而言,机构租赁基于缴税和服务租客的诉求,向辖区政府申报租客在教诲、医疗、就业保障等公共服务上的基本权利诉求,这或者是践行“租购并举”住房新制度的可行途径。目前,住房城乡建设部判断的18个租赁试点城市,机构租赁的渗透率还不足20%,私人房东仍是租赁供给主体。因而,多地税收优惠出台机遇非常及时。

2019年“新个税法”履行当前,“租房抵个税”在实际中一度遇到“落地难”的难堪,起因是租客以房租抵扣个税时,需要房主及屋宇信息,但房东担心提交信息后或被征税而拒绝配合。按个人所得税法、房产税暂行条例,房钱收入须缴税,但缴税或变相抬高租金,而公共服务与租赁基本不挂钩,导致征管难,租房不缴税“存在但不合法”。因此,当前须要设计一个规则,即便租客最后承担租金税,也要比租客享受的抵扣红利少,这样租客还是受益者。

从北上广深租金税新政看,不管是税率还是起征点,调解幅度都较大。事实上,这也是在向社会传递一个踊跃信号,有关局部大幅降落租金税,意在下降租赁成本,特别是以“低税率、高起点”打消出租方顾虑,鼓励他们出租住房。由于即使由出租方承担缴税,税负也很低。由承租方承当税负,考虑到个税前抵扣,承租方也将受益,社会整体税负进一步降低。

作为我国新住房轨制重点的“租购并举”,一揽子政策和措施将相继“落地”和实行。再加上“租购同享”(公共服务)是租赁崛起的关键,租赁供应附加的基础公共服务将逐步完善。未来,除了抵扣个税需要开具租赁备案证明外,承租方子女接受教导、住房公积金提取、居住证办理、申请最低收入保障、创业注册合法地址,或公司报销租金等等也都要开具相关证实。因此,租金不缴税“存在但分歧法”的气象将渐趋减少,个税新政和租金税新政,都意在往这一方向进行引导。